>歷史>>正文

溥儀窩囊一輩子,只有這八天最硬氣

原標題:溥儀窩囊一輩子,只有這八天最硬氣

1946年8月16日,日本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來了一位特殊的證人,一時間引起了大轟動。《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庭審記錄》更是將這天描述為“劃時代的日子”,這個特殊的證人就是溥儀。

皇帝、遜帝、廢帝、傀儡、俘虜、囚犯、普通公民,能獲得這樣多角色人,非末代皇帝溥儀莫屬。然而,當溥儀站在遠東國際法庭軍事法庭的證人席位上,他又有一個新身份,證人。

作為日本入侵中國并建立偽滿洲國的直接證人,溥儀連續出庭了八天。溥儀創造了兩個記錄,一是證人曾經的身份是皇帝,二是當面和日本人對罵,絲毫不落下風。8月16日中午,溥儀身穿深青色西裝,白襯衫,黑領帶,戴著一副圓眼鏡。在兩名憲兵和一名蘇聯軍官的陪同下,來到法庭。

如今我們還能看到當年溥儀接受問詢的視頻、照片等資料,無論溥儀有多大爭議,溥儀的個人的氣質依舊無人能敵。有讀者甚至表示,“溥儀坐在證人椅子上,愣是給人感覺像是坐在龍椅上。”

在出席的八天時間里,溥儀將自己“委屈的傀儡生涯”,進行了全方面的敘述,談到激動處,溥儀一度攥緊拳頭,狠狠捶擊座位前的桌子,“十四年來,自由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場猴戲而已!”

當溥儀控訴日本人殺了他最心愛的妻子譚玉齡時,溥儀情緒開始激動。在說到1940年,裕仁天皇讓他迎奉天照大神三神器回東北供奉時,溥儀認為這是無比恥辱的時刻,“當我拿著這些東西回家時,家里人都哭了。這是我這一代人的恥辱。”

這時,庭審現場替日本戰犯辯護的日本律師立即站了出來,強烈譴責溥儀攻擊日本天皇的祖先,是很不道德的問題。溥儀直接大聲回擊,“我可是并沒有強迫他們,把我的祖先當他們的祖先!”這句話讓原本在嚴肅旁聽的人們,哄堂大笑。

作為旁觀者,美國人對溥儀出席遠東軍事法庭,給予了很高地評價,“他是一個精明、狡猾和大有作為的偵察大師……如果溥儀是個自由人的話,他的表演一定是令人難忘的。鑒于他所處的特殊環境,他能做到這一步已非一般人可比。”

離開遠東軍事法庭后,溥儀在蘇聯又呆了四年。1950年8月3日,溥儀被引渡回國,后被送到撫順戰犯管理所接受改造,直到1959年12月4日被特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