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男子与的哥吵架身亡 问罪要经得起“人情”考量

原标题:男子与的哥吵架身亡 问罪要经得起“人情”考量

文丨欧阳晨雨

大街上吵架,吵出一人命来,该负法律责任吗?

最近,一段摩托车司机与的哥起争执后,突发疾病倒地的视频引关注。视频显示,一名黑衣男子将一辆摩托车停在一辆出租车前,不停辱骂的哥,多次向的哥斗狠,双方发生口角。争执持续约2分钟,黑衣男子骑车准备离开时突然倒地,一女子情绪激动说“他有心脏病”。

据当地出租车司机称,司机腾某参与施救,但摩托车驾驶员不幸离世。一份《拘留通知书》显示,6月28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的腾某被刑拘。另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吴某某符合生前在争吵、过度疲劳等状况下,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据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工作人员称,9?#24459;?#26092;,南岗区检察?#21495;即?#25429;出租车司机。

从法律的角度看,对出租车司机腾某的这番处理,还有一定商榷余地。从视频情况看,黑衣男子与的哥之间,的确发生了比较激烈的争执,而黑衣男子倒地猝死在出租车前,似乎也与之前的口角有关。

问题是,的哥与黑衣男子之间的争执,与对方死亡的结果之间,必须具有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即被害人死亡是由于的哥行为造成的,否则就不应承担过失致人死亡?#30007;?#20107;责任。黑衣男子有心脏病,可能还有“过度疲劳?#20445;?#35270;频中的女子固然清楚,但是对于一个行人来?#25285;?#24182;不掌握这些私密信息。对于的哥,如果知情而与黑衣男子争吵,导致对方死亡,这就涉嫌故意杀人;如果不知情而争执,只是一起偶发性事件,并不应当承担罪责。

?#26377;?#27861;学上?#25285;?#32618;”与“非罪”的界限,主要看主观恶性与社会危害性。有多大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就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我国刑法确立了罪责刑相?#35270;?#30340;原则,即刑罚的轻重,应当与所犯罪行和承担?#30007;?#20107;责任相?#35270;Α?#35753;一个没有犯意、清白无辜的人锒铛入狱,这不是刑网的缜密,而是法治的耻辱。

的确,从这?#38382;?#39057;中传递出来?#30007;?#24687;很有限。一辆摩托车停在出租车前,我们不知道,究竟是摩托车过错在前,还是出租车先有不当行为,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大街上停车争吵,阻碍公共交通,已经违反了《道?#26041;?#36890;安全管理法?#20998;小?#26426;动车应当在规定地点停放”“非机动车应当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等规定,交警部门可以依法对违法者作出行政处罚。当然,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32602;?#22312;道路上扰乱社会秩序,也在执法部门作出行政处罚的?#27573;А?/p>

但是,仅就争执行为本身而言,还不能纳入刑罚惩治的?#27573;А?#35802;然,出现了一方猝死的情况,的确是一种比较严重的危害后果,?#27425;?#27861;体现行为人的主观恶性,从主观方面看,不仅算不上故意,甚至连过失都算不上。从发生的几率看,这种情况也比较罕见,社会危害性也比较小。不能因为一种低概率的可能,让公众动辄得咎,为一种常见的社会行为付出接受行政处罚,甚至是刑事处罚的过高代价。

这?#38382;?#39057;在网上传播开来后,引来很多网友的关注。从人们的观点看,支持出租车司机的不少。之所以如此同情的哥,与视频中黑衣男子摩托车横在出租车前,在争执过程中“不停辱骂”对方,甚至拉扯对方要“单独较量”斗狠有关。在公共场?#25103;?#29983;了矛盾,依法依规心平?#36130;?#22788;理即可,亮出拳头逼对方屈服,显然不是一种文明的举动。既然有错在前,那吃苦在后,似乎也就不那么令人意外。

人们对出租车司机表示的同情或支持,有意或无意地将?#32422;?#20195;入其中,这既是对自身权利保护的担忧,也是一种朴素正义观的体现。

当然,判决是否有罪,并不是公众舆论的权力。目前看,该案还处在审查起诉阶段,是否进入审判程序,是否定罪量刑,还需要司法机关裁量决定。但是,这就像最高法副院长沈德咏之前所?#25285;?#35201;“将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20445;?#36825;起街头争执引起的人命案件,也应考量更多的证据,包括证人证言、监控视频等,严格依据刑事法律,作出契合法律精神,又合乎普遍认知的处理结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25945;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