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被債務壓垮的“首富們”:一年20位富豪跌倒,合計身家超1260億元

原標題:被債務壓垮的“首富們”:一年20位富豪跌倒,合計身家超1260億元

北京證監局:建議暫不強制平倉東方園林質押股份

文/袁庭嵐 編/李愨

10月18日,北京證監會出手“力挺”東方園林的消息刷屏。一封落款日期是10月17日的建議函顯示,北京市證監局建議東方園林的23名債權人從大局考慮,給予東方園林控股股東化解風險的時間,暫不采取強制平倉、司法凍結等措施,避免債務風險惡化影響公司穩定經營。

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是中國著名的慈善富豪,以29.23億元的捐款額在2016年胡潤慈善榜上排名第三。

然而其他民營企業就沒有東方園林這么走運了。僅10月18日一天,就有兩家民營企業因為債務違約迎來“審判”。

王永紅“跑路”香港快一年后,其遙控中的中弘股份由于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于1元,走到了被退市的最后關口。盛運環保實控人開曉勝則因為上市公司逾期不履行公開承諾,被列為了失信被執行人。

“公司深讀”不完全統計發現,今年來,已有至少20位明星企業家陷入了債務危機。這些企業家債務違約前身家從20億元到300億元不等,身家總和至少有1263億元,行業分散于制造、能源環保、港口物流、科技、地產、傳媒等領域,其中,環保和制造業是重災區。

(搜狐財經“公司深讀”制圖)

這些企業的現金流吃緊、融資困難多伴隨著國家信貸政策收緊、行業不景氣等背景,同時,盲目多元化轉型、過度對外擔保等都是資金鏈斷裂的原因。而企業的掌門人有一些近年來在持續加深的債務旋渦中掙扎,有一些已經“跑路”或失聯,但還有一些一年前還風光無限,今年卻成為了法院的被執行人。

這20名企業家里,周曉光是唯一一位女性,同時也是名氣最大、財富最多的一位,她本人的創業史幾乎是義烏小商品市場的“中國夢”,然而做過人大代表、屢登財富榜單的她如今卻被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列入了被執行人名單。

制造業中,林和平兄弟的家族企業富貴鳥在轉型不利、執行董事去世、內斗嚴重、副業占用資金無法回收等因素下債務危機繼續深化;王民、張永俠夫婦的“高鐵夢”不僅屢次推遲整車試制時間,實際投資金額也成了謎團;“發明家”劉祥華販賣大健康概念不順,如今千山藥機甚至要靠生產煙花續命;李安民的安泰集團在煤企整合潮下更加難以為繼。

環保企業中,已經有吳道洪和開曉勝兩人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名單。雷軍老鄉吳道洪被指用關聯交易推高神霧環保的股價,開曉勝則在被監管談話后仍不履行公開承諾。

王永紅作為地產界債務違約代表,“跑路”香港近一年后,操作了三次“奇葩”重組,均告失敗,終于讓中弘股份走到了退市的最后期限。肖文革則是傳媒界債務違約扛把子,4年前印紀傳媒借殼上市時他曾經力壓新希望劉永好成為川股首富,今年卻不惜賤賣房產從自己的上市公司套現。

港口物流中,黃壯勉的飛馬國際從利潤率低的供應鏈轉型環保不利,“浙江船王”梁小雷帶著春和集團苦苦掙扎數年后,終于還是走到了變賣心愛的四合院的地步,而丹東港集團王文良因賄選案被取消人大資格后去向不明。

周曉光-新光集團-制造

(周曉光)

浙江女首富周曉光再也不是義烏的“中國夢”了。

2018年9月26日,上市公司新光圓成發布公告稱,控股股東新光集團因

融資困難發生了債務違約,截至公告發布時,兩個相關債權涉及的總違約金額約22.3億元。

周曉光是浙商女企業家中的明星。2017年,周曉光、虞云新夫婦以330億元身家,在胡潤百富榜上第65位。周曉光本人還登上了福布斯中國發布的“2017中國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

但僅僅一年,不僅旗下企業負債高企,她本人也被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列為了被執行人。

除上述債務違約外,新光集團總負債357億元,其中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債務余額約237億元,在公開市場上發行的需剛性兌付的債務融資工具余額120億元。

9月27日,新光集團發言人徐軍稱,債務危機主因是受金融形勢、環境和政策變化的影響,民營企業融資遭遇普遍困難。同時,今年以來全國范圍債券違約事件頻發,極大惡化了浙商群體的金融生態。此外,關聯評級機構爆出負面事件等意外因素也一定程度影響了公司多項重大融資計劃的進展。目前公司正在通過出售資產等方式融資來緩解債務違約。

肖文革-印紀傳媒-傳媒

(肖文革)

曾經的“川股首富”肖文革今年日子不好過。

9月10日晚,印紀傳媒公告顯示,短期融資債券“17印紀娛樂CP001”未能按期兌付本息共計4.236億元。印紀傳媒解釋稱,未能按期足額兌付的原因是公司業務發展低于預期,經營業績降幅較大,持續盈利能力存在較大不確定性,資金籌集困難。

2014年,印紀傳媒借殼上市,實控人肖文革以101.54億元身家力壓昔日川股首富劉永好,空降川股富豪榜榜首,并數年蟬聯川股首富之位。

但是上市之后,印紀傳媒就持續業績下滑,一次非公開增股募資、兩次對外投資都相繼夭折。

今年以來,肖文革資金鏈極度吃緊,已經通過變賣股份的方式從印紀傳媒套現共計24億元,甚至曾計劃將名下房產以遠低于市價的價格賣給印紀傳媒以套現6600多萬元。

截至目前,肖文革所持有的印紀傳媒股份幾乎被全部凍結。同時,其對外的借款也未能到期清償。

王永紅-中弘股份-地產

(王永紅)

王永紅是今年地產界落榜富豪的代表,前不久才因為和加多寶的重組鬧得沸沸揚揚。

2015年,中弘股份實控人王永紅以54億元身家登上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394名。然而今年來,中弘股份債務違約頻發,王永紅從年初“跑路”香港,至今未歸。

10月16日,中弘股份發布公告,公司目前累計債務違約已經高達56.18億元,全部為各類借款。

安徽人做建筑裝修由來已久,中弘股份實控人王永紅、其兄王繼紅也是從草根開始,逐步打造出了后來的中弘帝國。2008年,中弘股份借殼上市。2012年起,公司開始謀求轉型,其后展開了一系列并購,擬打造一個涵蓋了物業管理、中介代理、營銷平臺及文旅地產開發的閉環鏈條。然而這些業務均沒有很好的盈利作為支撐,反而造成公司債務高企。

年初,王永紅赴港,遙控操作了三次重組,均告失敗。目前中弘股份主業停頓,在建地產項目基本處于停滯狀態。到10月18日,公司已經連續20個交易日股票價值低于1元,按照深交所規定,中弘股份極有可能從A股謝幕。

王民、張永俠夫婦-利源精制-制造業

(王民)

懷有“造車夢”的吉林富豪王民、張永俠夫婦是低端制造轉型的一個反面樣本。

兩人控制下的利源精制原本主營業務是鋁制品深加工。2015年,作為從鋁材供應商向高端裝備制造商轉型的重要一步,利源精制宣布投資57億元建設沈陽利源軌道交通裝備項目。2017年,兩人以30億元身家登上福布斯富豪榜吉林省第五名。

然而“造車夢”進展的并不順利。不僅軌道交通裝備項目的實際投資額卻節節攀高,而且整車樣車試制時間屢次推遲一年有余,至今仍未試制。

9月25日,利源精制公告顯示,公司債務違約已經高達21.61億元,王民及其一致行動人張永俠所持公司股份質押,并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軌道交通裝備經營主體沈陽利源軌道交通裝備有限公司的廠房全部被查封。

吳道洪-神霧集團-環保能源

(吳道洪)

今年債務集中到清算期的環保行業成了違約重災區。

神霧環保董事長吳道洪是雷軍的老鄉,從學生時代起,便頗具發明和經商才能。2014年、2016年,神霧集團旗下神霧環保、神霧節能兩家公司相繼上市。2017年3月,兩家公司市值漲至共計666億元,吳道洪也以74.8億元身家登上2017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373位。

但自2017年5月起,神霧集團被爆出以關聯交易推高業績,旗下兩家上市公司股價開始暴跌。

2018年3月,神霧環保發生債務違約,違約金額共計4.86億元。吳道洪被列為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吳道洪試圖通過引進戰投的方式挽救神霧集團的經營危機。但至9月28日,神霧集團僅引進戰投資金4.1億元,遠不能解決資金問題,公司項目進展緩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