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被债务压垮的“首富们?#20445;?#19968;年20位富豪跌倒,合计身家超1260亿元

原标题:被债务压垮的“首富们?#20445;?#19968;年20位富豪跌倒,合计身家超1260亿元

北京证监局:建议暂不强制平仓东方园林质押股份

文/袁庭岚 编/李悫

10月18日,北京证监会出手“力挺”东方园林的消息刷屏。一封落款日期是10月17日的建议函显示,北京市证监局建议东方园林的23名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东方园林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避免债务风险恶化影响公司稳定经营。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是中国著名的慈善富豪,以29.23亿元的捐款额在2016年胡润慈善榜上排名第三。

然而其他民营企业就没有东方园林这么走运了。仅10月18日一天,就有两家民营企业因为债务违约迎来“审判”。

王永红“跑路”香港快一年后,其遥控中的中弘股份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走到了被退市的最后关口。盛运环保实控人开晓胜则因为上市公司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

“公司深读”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来,已有至少20位明星企业家陷入了债务危机。这些企业家债务违约前身家从20亿元到300亿元不等,身家总和至少有1263亿元,行业分散于制造、能源环保、港口物流、科技、地产、传媒等领域,其中,环保和制造业是重灾区。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制图)

这些企业的现金流吃紧、融资困难多伴随着国家信贷政策收紧、行业不景气等背景,同?#20445;?#30450;目多元化转型、过度对外担保等都是资金链断裂的原因。而企业的掌门人有一些近年来在?#20013;?#21152;深的债务旋涡中挣扎,有一些已经“跑路?#34987;?#22833;联,但还有一些一年前还风光无限,今年却成为了法院的被执行人。

这20名企业家里,周晓光是唯一一位女性,同时也是名气最大、财富最多的一位,她本人的创业史几乎是义乌小商品市场的“中国梦?#20445;?#28982;而做过人大代表、?#35834;?#36130;富榜单的她如今却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列入了被执行人名单。

制造业中,林和平兄弟的家族企业富贵鸟在转型不利、执行董事去世、内斗严重、副业?#21152;?#36164;金无法回收等因素下债务危机继续深化;王民、张永侠夫妇的“高铁梦”不仅屡次推迟整车试制时间,实际投资金额也成了谜团;“发明家”刘祥华贩卖大健康概念不顺,如今千山药机甚至要?#21487;?#20135;烟花续命;李安民的安泰集团在煤企整合潮下更加难以为继。

环保企业中,已经有吴道洪和开晓胜两人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雷军老乡吴道洪被指用关联交易推高神雾环保的股价,开晓胜则在被监管?#23500;?#21518;仍不履行公开承诺。

王永红作为地产界债务违约代表,“跑路”香港近一年后,操作了三次“奇葩”重组,均告失败,终于让中弘股份走到了退市的最后期限。肖文革则是传媒界债务违约扛把子,4年前印纪传媒借?#24039;?#24066;时他曾经力压新希望刘永好成为川股首富,今年却不惜贱卖房产从?#32422;?#30340;上市公司套现。

港口物流中,黄壮勉的飞马国际从利润率低的供应链转型环保不利,“浙江船王”梁小雷带着春和集团苦苦挣扎数年后,终于还是走到了变卖心爱的四合院的地步,而丹东港集团王文?#23478;?#36159;选案被取消人大资格后去向不明。

周晓光-新光集团-制造

(周晓光)

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再也不是义乌的“中国梦”了。

2018年9月26日,上市公司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因

融资困难发生了债务违约,截至公告发?#38469;保?#20004;个相关债权涉及的总违约金额约22.3亿元。

周晓光是浙商女企业家中的明星。2017年,周晓光、虞云新夫妇以330亿元身家,在胡润百富榜上第65位。周晓光本人还?#24039;?#20102;福布斯中国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

但仅仅一年,不仅旗下企业负债高企,她本人也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了被执行人。

除上述债务违?#32426;猓?#26032;光集团总负债357亿元,其中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债务余额约237亿元,在公开市场?#25103;?#34892;的需刚性兑付的债务融资工具余额120亿元。

9月27日,新光集团发言人徐军称,债务危机主因是受金融?#38382;啤?#29615;境和政策变化的影响,民营企业融资遭遇普遍困难。同?#20445;?#20170;年以来全国范围债券违约事件频发,极大恶化了浙商群体的金融生态。此外,关联评级机构爆出负面事件等意外因素也一定程度影响了公司多项重大融资计划的进展。目前公司正在通过出售资产等方式融资来缓解债务违约。

肖文革-印纪传媒-传媒

(肖文革)

曾经的“川股首富”肖文革今年日子不好过。

9月10日晚,印纪传媒公告显示,短期融资债券“17印纪娱乐CP001”未能按期兑付本息共计4.236亿元。印纪传媒解?#32479;疲?#26410;能按期足额兑付的原因是公司业务发展低于预期,经营业绩降幅较大,?#20013;?#30408;利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资金筹集困难。

2014年,印纪传媒借?#24039;?#24066;,实控人肖文革以101.54亿元身家力压昔日川股首富刘永好,空降川股富豪榜榜首,并数年蝉联川股首富之位。

但是上市之后,印纪传媒就?#20013;?#19994;绩下滑,一次非公开增股?#30002;省?#20004;次对外投资都相继夭折。

今年以来,肖文革资金链极度吃紧,已经通过变卖股份的方式从印纪传媒套现共计24亿元,甚至曾计划将名下房产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卖给印纪传媒以套现6600多万元。

截至目前,肖文革所持有的印纪传媒股份几乎被全部冻结。同?#20445;?#20854;对外的借款也未能到期清偿。

王永红-中弘股份-地产

(王永红)

王永红是今年地产界落榜富豪的代表,?#23433;?#20037;才因为和加多宝的重组闹得沸沸扬扬。

2015年,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以54亿元身家?#24039;?#31119;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94名。然而今年来,中弘股份债务违?#35745;?#21457;,王永红从年初“跑路”香港,至今未归。

10月16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公司目前累计债务违?#23478;?#32463;高达56.18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安徽人做建筑装修由来已久,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其兄王继红也是从草根开始,逐步打造出了后来的中弘帝国。2008年,中弘股份借?#24039;?#24066;。2012年起,公司开始谋求转型,其后展开了一系列并购,拟打造一个涵盖了物?#20498;?#29702;、中介代理、营销?#25945;?#21450;文旅地产开发的闭环链条。然而这些业务均没有很好的盈利作为支撑,反而造成公司债务高企。

年初,王永红赴港,遥控操作了三次重组,均告失败。目前中弘股份主业停顿,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到10月18日,公司已经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价值低于1元,按照深交所规定,中弘股份极有可能从A?#23578;?#24149;。

王民、张永侠夫妇-利源精制-制造业

(王民)

怀有“造车梦”的吉林富豪王民、张永侠夫妇是低端制造转型的一个反面样本。

两人控制下的利源精制原?#23616;?#33829;业务是铝制品深加工。2015年,作为从铝材供应商向高端装备制造商转型的重要一步,利源精制宣?#32426;?#36164;57亿元建设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项目。2017年,两人以30亿元身家?#24039;?#31119;布斯富豪榜吉林省第五名。

然而“造车梦”进展的并不顺利。不仅轨道交通装备项目的实际投资额却节节攀高,而且整车样车试制时间屡次推迟一年有余,至今仍未试制。

9月25日,利源精制公告显示,公司债务违?#23478;?#32463;高达21.61亿元,王民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永侠所持公司股份质押,并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轨道交通装备经营主体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的厂房全部被查封。

吴道洪-神雾集团-环保能源

(吴道洪)

今年债务集中到清算期的环保行业成了违约重灾区。

神雾环保董事长吴道洪是雷军的老乡,从学生时代起,便颇具发明和经商才能。2014年、2016年,神雾集团旗下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两家公司相继上市。2017年3月,两家公司市值涨至共计666亿元,吴道洪也以74.8亿元身家?#24039;?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73位。

但自2017年5月起,神雾集团被爆出以关联交易推高业绩,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价开始暴跌。

2018年3月,神雾环保发生债务违约,违约金额共计4.86亿元。吴道洪被列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吴道洪试?#32426;?#36807;引进战投的方式挽救神雾集团的经营危机。但至9月28日,神雾集团仅引进战投资金4.1亿元,远不能解决资金问题,公司项目进展缓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