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周总理和朱老总去世后,毛主席悲痛不已让人找出一首诗

原标题:周总理和朱老总去世后,毛主席悲痛不已让人找出一首诗

1976年1月,周总理逝世,主席忍着极大的悲痛,在病中挺过了一个痛苦的春节。“5、6月间,主席的身体健康状况明显恶化,6月初突发心肌梗塞。中央一面积极组织抢救,一面把主席的病情向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党政军负责同志通报,这在我国还是首例。幸亏主席生命力强,及时抢救过来,让我们转悲为?#30149;!?/p>

可没过多久,7月初,朱德委员长又突然逝世。半年时间里,周朱这两位和主席并肩战斗近半个世纪的战友?#30002;?#20102;,主席悲痛万分,精神大不如前。

有一天,毛主席突然让张玉凤找来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庾信写的《枯树赋》。这篇赋写得很好,但很长,有500多字,主席早年熟读过。讲的是晋朝一个人,来到一棵大树下,看到这棵大树过去也有过生长繁盛的时期,而现在已经逐渐衰老了,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悲凉。

病床上的主席,突然要求张玉凤给他读这首赋。“我读得很慢,主席微闭着眼睛,似乎在体味赋中描述的情景,回顾他一生走过的路。”

张玉凤念了两遍,主席突然说:“你拿着书,看我能不能把它背出来。”

张玉凤说:“我看着《枯树赋》,他老人家?#36127;?#19968;字不漏地全部背诵出来。他已不能像过去那样声音洪亮地吟诗,只能微弱而费力地发音,一字一句,富有感情地背着。因为此诗意思颇为晦涩,原本流传不是很广,但主席却非常?#19981;丁?#32972;诵一遍后,主席意犹未尽,继续让我看着书,吃力地背第二遍。老人家的记忆力真是惊人,他的声音,他背诵时的表情,我?#20004;?#21382;历在目,终生难忘。”

让张玉凤?#27809;?#30340;是,当时时间已近半个小时,超过了医生的规定。“为了不使老人家太劳累,我只?#20204;?#20182;休息。其?#30340;?#22825;主席精神还好,他还想讲这首赋的内涵。后来?#20063;?#30693;道,现代心理学认为,一个人内心的感受和感情要倾吐,应让其尽情诉之,这是有利于健康的。如若不能尽兴诉之,反而影响健康。”张玉凤为没能让主席一吐为快,抒发心境和感想而遗憾。

下面是毛主席去世前背诵的《枯树赋》

殷仲文风流儒雅,海内知名;世异时移,出为东阳太守;常忽忽不乐,顾庭槐而叹曰: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根抵盘魄,山崖表里。桂?#38382;?#32780;销亡,桐何为而半死?昔之三河徙植,九畹移根;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声含嶰谷,曲抱《云门》;将雏集凤,比翼巢鸳。临风亭而唳鹤,对月峡而吟猿。

乃有拳曲?#25269;祝?#30424;坳反覆;熊彪顾盼,鱼龙起伏;节竖山连,文横水?#23613;?#21280;石惊视,公输眩目。雕镌始就,剞劂仍加;平鳞铲甲,落角摧牙;重重碎锦,片片真花;?#30528;?#33609;树,散?#24050;滔肌?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迁,森梢百顷,搓枿千年。秦则大夫受职,汉则将军坐焉。莫不苔埋菌?#26775;?#40479;剥虫穿;或?#30171;?#20110;霜露,或撼顿于风烟。东海有白木之庙,西河有枯桑之社,北陆以杨叶为关,南陵以梅根作冶。小山则丛桂留人,扶风则长?#19978;?#39532;。岂独城临细柳之上,塞落桃?#31181;?#19979;。

若?#26494;?#27827;阻绝,飘零离别;拔本垂泪,伤根沥血。火入空心,膏流断节。横洞口而敧卧,顿山腰而半折,文斜者百围冰碎,理正者千寻瓦裂。载瘿衔瘤,藏穿抱穴,木魅睒睗,山精妖孽。

况复风云不感,羁旅无归;未能采葛,还成食薇;沉沦穷巷,芜没荆扉,既伤摇落,弥?#24403;?#34928;。《淮南子》云“木叶落,长年悲?#20445;?#26031;之谓矣。

乃为歌曰:建章三月火,黄?#27833;?#37324;槎;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21451;?#19968;县花。桓大司马闻而叹曰?#20309;?#24180;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25105;?#2257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25945;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感想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