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正文

專訪郭京飛:紅到一線太累,我把好二線別掉就行

原標題:專訪郭京飛:紅到一線太累,我把好二線別掉就行

專訪郭京飛:待在“二線”挺好 高處不勝寒!

郭京飛在《寶貝兒》演一個飽受生活折磨的中年父親

搜狐娛樂訊 (哈麥/文 馬森/圖 李楠/視頻)最近幾年,郭京飛的喜劇角色和逗比形象已經深入人心。按規律,他會更加高頻地演喜劇,變成一個人設鮮明的喜劇咖。他也會更紅,說不定會紅到一線去。雖然他自己半開玩笑地說,高處不勝寒,在一線太累,把住二線不往下掉就行。

但沒想到,在這時候,他接演了一個文藝片《寶貝兒》,搭檔楊冪,導演是曾拍過《馬背上的法庭》、《透析》、《碧羅雪山》、《青春派》、《德蘭》、《捉迷藏》等片的劉杰,侯孝賢擔任監制。這事兒郭京飛自己也沒想到,覺得受寵若驚。

在《寶貝兒》里,郭京飛演中年父親徐先生,好不容易生下來一個孩子,還有生理缺陷。到底救不救,是一個非常兩難的選擇。他最后決定讓孩子安靜地離開,卻遭到了楊冪演的農村少女江萌的攪局,經受生活和心理上的二次打擊。江萌曾經也是因為先天生理缺陷,被父母拋棄,在兒童福利院和寄養家庭長大。她固執地認為,孩子就該救。

這部電影讓郭京飛續上了斷了很久的正劇和深刻。也讓他“自廢武功”,拋去之前學到的所有技術,嘗試了一次完全不同以往的表演。從提前展映后的反饋看,很多人對郭京飛的表現,是滿意的。在未來的被選擇上,郭京飛,又多了一種可能。

“人家怎么會找我演一個文藝片呢?我受寵若驚”

搜狐娛樂:你演《寶貝兒》這個戲,是因為什么樣的一個機緣?

郭京飛:我就是因為對導演崇拜已久,我看了他的《德蘭》和《青春派》,也聊過幾次天,他給我打了一個電話,我還有點受寵若驚,人家怎么會我找演這么一個文藝片呢?我覺得膽子挺大的。

搜狐娛樂:為什么會受寵若驚呢?你不是之前也演正劇嘛。

郭京飛:我是演正劇,但是文藝片這個領域我沒有接觸過。又是一個這么優秀的導演,我覺得這是一個學習的好機會。

搜狐娛樂:很多演員說接戲一般都要先看劇本,但是這個電影沒有劇本,是不是像這種情況就是純粹沖著導演來的?

郭京飛:對,當然是這樣的。其實我個人喜歡沒有劇本的這種東西,因為一切都是不確定的,為了追求生動,尤其是這種電影里面,其實那一刻的,我們非理性的,在控制之外的生動是最難能可貴的,那你如果一切都編排好了的話,就很難出現那樣的東西。

搜狐娛樂:他之前肯定是跟你聊過故事吧。

郭京飛:對,有故事的。

搜狐娛樂:你會對這個電影大概有一種判斷。

郭京飛:這個片子呈現出來所有的基調都是我想象中的,因為我看過導演的片子。但是這個片子比他之前的更極簡,更冷靜,所以我覺得很有品位吧。

搜狐娛樂:導演現場比較自由,想一出是一出這種方式,對于你來說能適應嗎?

郭京飛:導演并不是想一出是一出,我太適應想一出是一出了,我非常喜歡這種不確定的,這種今天不知道我要干嘛,你告訴我,我去做。

搜狐娛樂:對你可能沒有困擾,可能對別的演員,或者說演慣商業片的,突然來演這種電影會有一點不安全感,因為看不到是一個什么東西,也不知道怎么演。

郭京飛:我沒有不安全感,因為我覺得我沒有什么好失去的,我也沒有什么好在乎的,所以我真的就是來這兒了解文藝片和人群對話。所以需求不一樣,我的壓力就會不一樣。

“我討厭深挖人靈魂黑暗的文藝片,那種都該被禁”

搜狐娛樂:你之前的觀影口味是什么?會看一些文藝片嗎?

郭京飛:不喜歡,我很少看文藝片。我有好幾年就不太愿意有太多的思考。但這次又被導演燃起來了。后來我也跟好多朋友說,我其實通過一些采訪以后,我才覺得我應該再回去,再多看幾遍這個片子。我覺得導演要表達的東西本身很有意思,再加上他又能夠說得這么的舒服,說得這么的有城府,我是覺得這是一個值得看的電影。

搜狐娛樂:你說你不太看文藝片,我還是挺意外的。好多演員尤其是演喜劇的演員,背后還是挺深刻的。

郭京飛:我上大學的時候看,看了很多,深刻完了,斷了。

搜狐娛樂:那以后為什么就不太愛看這些片了?

郭京飛:累,尤其是你把你自己的壓力弄得很大了以后,你會讓別人也跟著你一起有壓力。但是并不是說我們不需要,有很多人需要,這也是我來這兒的目的,我也需要和這個認真說話的人有一個對話的機會。

搜狐娛樂:其實有時候喜劇跟悲劇是相通的。

郭京飛:悲劇應該是喜劇的底,它底色應該是這樣的,然后你再去用你的方式給它上一些其他的顏色。我覺得稍微有點品位的喜劇應該都是灰一點的。

搜狐娛樂:你喜劇的角色還有逗逼的個人形象在大家心中的印象比較深,很多人可能也沒想到你來演這樣一個悲劇吧。關于喜劇和悲劇的選擇,還有表演上你覺得有什么不同嗎?

郭京飛:看我心情吧,我是希望盡量地用喜劇去表達自己,給人帶來快樂,除了這個以外,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

我沒有像導演這么多年的修煉,我也不會提出很多好的問題來,讓觀眾和我一起去解決,那我可能就選擇了喜劇,我不提問題,然后這個大家一起開心。

那我之前一直是演悲劇的,一直是演很多很大的話劇,就是那根線斷了以后才選擇了喜劇。突然一天覺得快樂才是我們唯一選擇快樂的方式,讓更多人快樂,我覺得應該算是一件有功德的事兒吧。

搜狐娛樂:那像你演這樣的悲劇,去了解這個背后的故事,了解這樣的一群人,你演完戲,心里面會有點難受嗎?就是戲會影響到你嗎?

郭京飛:我每天都難受,我在演喜劇之前也是難受的。它不是一個悲劇,它是一個社會劇,追出了很多的社會問題。通過這個戲我們來反省自己,去見到我們沒有關注的東西,它是有意義的,對于一些我們應該關注的人群。

所以這個戲我覺得導演打的很準、很穩,而不是說光抱怨自己、抱怨社會對我有多少不公。

我不愛看的文藝片其實是這樣的文藝片,你抱怨有什么好抱怨的,誰不苦啊,就你最苦啊。那個我比較煩,也比較幼稚。還有另外一種就是臟兮兮的那種,去深挖人的靈魂的最黑暗的東西,那我也非常討厭,我就覺得那種片子應該都被禁掉,我個人的觀點。

像導演我就覺得他很溫暖,他是真的希望我們去思考一個問題,這份真摯是我認為的文藝片最起碼的東西。

搜狐娛樂:你想給觀眾帶來快樂,深入人心的也是你這種逗逼的形象,你本人性格就是這樣的,還是說它是你的人設?

郭京飛:人都有多面性,每個人,有逗比的時候,也有沉默的時候,也有痛苦的時候,我只不過把那些東西擱起來了,因為那是我自己的東西,我給別人看到了就是我在炫耀我自己。我是個演員,我要服務于觀眾,我就希望把我所知道的,最好的,最有效的東西拿出來跟大家一起分享。

“楊冪是個好人。她非常堅韌,對自己特別狠”

搜狐娛樂:好多人可能認為喜劇表演或者說舞臺劇表演各種類型都不太一樣,或者說商業片和文藝片表演也不一樣。你這次表演感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郭京飛:是的。話劇和商業片和電視劇真的是隔行如隔山,所以在這一次跟導演合作的過程就是廢我武功的過程,我之前學到的所有技術的東西都被他廢掉了,就是他覺得不好,他覺得在這個電影里面真的不可以。我非常非常感謝他,因為我覺得他首先是我判斷下來一個值得信任的導演,并且他說的東西我都贊同,但是我能不能做到我就需要他。

其實各行各業,有很多人眼睛到了,手到不了,就是我們能夠知道那個最好的東西是什么樣,但是真要讓他去做那他不可能做出來。演員也是,有的時候我們知道一個高品位的表演狀態,但是很多時候你在演的時候是到不了那塊的,需要一個團隊大家互相幫助,那導演就會給你時間,讓你一遍一遍的來,然后一遍一遍的讓你靠近那個我喜歡的表演方式,所以我非常非常感謝他。

搜狐娛樂:有一種說法叫沒有表演的表演,是不是就大概接近于這個。

郭京飛:是的。其實表演,在戲劇里面需要表演,它太大了,表演形式是不一樣的,釋放的能量也是不一樣的。

在這種文藝片,又是這種極簡的東西,就唯有做到真,無限接近真,但無限接近真是一個最難的事情。就是你明明知道這個是假的,你還得要讓自己去做到真,這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他有很多很多的方法,不讓我睡覺,不洗臉不刷牙,不洗頭發,我要是洗了頭發去現場他就說,你這樣不行,頭發太干凈了,我說不洗我癢啊。

搜狐娛樂:你演的這個父親的角色,是好多人不能理解的。你怎么理解這個人物的心理?

郭京飛:作為演員來說是不能批判角色的,我們不能說這個父親是一個好人還是壞人,也不能說他做的是對還是錯,如果在這個片子里面我們能夠找到對與錯的話,那它肯定不是一個文藝片。

那在這種情況下,我相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決方式。但答案應該只有兩種,一種讓孩子活下去,另外一種就是讓孩子死去。活下去就有可能是所有人都在受罪,死去暫時得到解脫,可是以后再有這樣的孩子,難道都應該死去嗎?所以這是一個無終止,無限的一個命題,沒有答案。

搜狐娛樂:這次你搭檔楊冪,好多演員是楊冪小姐姐的粉絲,你之前對她的了解怎么樣?你是她的粉絲嗎?

郭京飛:我從來就沒有過偶像。楊冪之前我就很喜歡她。我還是那句話,我覺得一個人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成功了,而且一直在線上扛著,扛這么久,她一定有她的道理。

接觸下來,首先我覺得姑娘不壞,是個好人。然后非常非常的堅韌,她真的很堅強,對自己特別狠。在這個片子里面一遍一遍地折磨她,從來沒抱怨過,說導演你怎么說就怎么來。又是在她這樣的一個,就算是很有社會地位了,就是江湖地位,也不缺錢,人家圖點什么呢?就跟自己較勁唄,這個就跟長跑運動員一樣我覺得,在那個過程中是有快感的。

搜狐娛樂:那你們在表演中是什么樣的感覺?聽說你們為了那個狀態,現場都沒交流。

郭京飛:人其實每天挺好玩的,就是在跟自己較勁。那這個戲其實我在拍的時候那個快感遠不及我和導演和他團隊的這些優秀的工作人員們聊天,我覺得這一次合作跟這樣的一些對話人群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樂。

搜狐娛樂:導演也說了,好多人之前會楊冪的聲線、演技有偏見,這次跟她合作之后,你覺得有必要為她說幾句嗎?

郭京飛:我當然要為她說,我覺得是這樣,很多觀念都被固化了,包括導演說的這個聲線有問題,那審美標準是什么呢?生活中有沒有這種聲線的人?有,它存在既合理。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她的真摯和她的才華和靈氣。那第一位是她的真摯,那有很多聲音很美麗,所謂演技也很好的演員,她完全不真,都是一板一眼,一招一式,孤芳自賞,那如果這樣比起來的話,我肯定是喜歡這種真摯的東西,多么鮮活。我從來不care什么聲線或者什么,我就看到那個最鮮活的才是最重要的。

搜狐娛樂:大眾覺得演技可能有好的,有壞的,有高有低,這個說法是不是不成立?

郭京飛:沒有演技我個人認為,什么叫演技?是人對生活的認識。焦晃先生說了,演員其實演的是你對生活,對一切的認識,表演有什么技巧?就算話劇,話劇演員知道京劇演員吃的那些苦嗎?人家從小又壓胳膊又壓腿,在臺上亂叫那就叫話劇演員了?不是這樣的,關鍵還是你的境界,你的認識。

“紅到一線太累,我把好二線不要再往下掉了”

搜狐娛樂:對于你電影的口碑和票房,你覺得自己是有一部分的責任嗎?

郭京飛:當然要有責任了,我覺得大家是一個群體在完成一個事情,你不能把自己摘得那么干凈,是吧?你選擇項目,你也因此去選擇好這個資方和導演,對嗎?

那這個戲本來就不是為了賺錢的,它也不是為了口碑的。對這一類的戲,我覺得要刨除那些對商業的判斷,就那種功利,把目的心減到越少越好,或者說那個目的心要更稍微高尚一點。

導演是想認認真真地說了一個話,他就跟我說,他說這個電影我已經想拍了九年,他就一直在醞釀,他不是說一拍腦門就弄了這個戲。我又覺得導演是一個,至少在他的這個領域,在藝術上他是忠于自己的人,他是一個值得我信任的人,那我干嘛不來,這不就是一個很好的朋友的聚會嘛,一個party,就這么簡單。

搜狐娛樂:或者換一種問法,比如有一種說法,這個演員演的戲都是爛片,不會挑片。你在挑作品上會挺謹慎的嗎?會怕自己接到爛片嗎?

郭京飛:什么叫爛片?我覺得沒什么爛片。我也沒怎么挑過什么片,就每一個片子,人在做每一件事情的訴求是不一樣的,你干一件事兒你到底圖什么,自己弄清楚了就行了。但是演員每一個作品都折的話,那這個有點不太可能吧。

搜狐娛樂:可能多豆瓣評分都是4分以下、5分以下。

郭京飛:那我可以換一種解釋方式就是他在為他的8.0分的那個電影一直在準備,所以都是一個過程。

搜狐娛樂:你之前說過一句話,你說你待在二線挺好的,不知道這是一句開玩笑的話,還是確實是你想要的一種狀態?

郭京飛:價值觀吧這是,走在最前面很累,跑馬拉松也是,跑第一個真的很累,阻力很大。

搜狐娛樂:但這是你沒法把控的,你說有一天摟不住你就紅得不行了,就到一線了怎么辦?

郭京飛:換個角度說,我生來我就覺得我紅得不行了。好累啊,往下走一走吧。

搜狐娛樂:其實說到紅不紅這個事兒,它跟選擇有關系,好多人說演員被動嘛,那你不紅,就沒項目來找你,你的選擇就少了。

郭京飛:所以把好二線,不要再往下掉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