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丈夫借高利貸買車 夫妻至少網貸61次 | 湖南假死騙保案妻兒自殺事件

原標題:丈夫借高利貸買車 夫妻至少網貸61次 | 湖南假死騙保案妻兒自殺事件

【湖南】女子留信攜兒女殉情續:丈夫墜河假死騙保

文|蔡家欣 編輯|馮翊

從湖南新化縣晚坪村056縣道的一個缺口向低處走,沿著塘邊的小路,走過兩個S形,何家的宅子就出現在眼前。何父躺在躺椅上,向內蜷著,何母坐在一條長凳上,眼睛直直地望著地板。

一周前,兒媳戴花抱著孫女,牽著孫子沉入距家7公里外的池塘,溺亡。媳婦、孫女和孫子落葬后的第三天,家里的年輕人又出去做工了,院子不時傳來何母掩面嗓泣的聲音。40公里外,他們的兒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親何力正在派出所,與外界的喧囂隔絕。

悲劇從哪里開始?沒人算得清。可以確定的是,四口之家長期在疾病、借貸造成的困境下運轉。最終,何力假死騙保的選擇,引爆了深藏已久的矛盾,也帶走了三條生命。

(戴花和何力一家四口合影。)

高利貸,61次網貸

何力開車載著戴花來到戴花表姐李雪的店里,何力從駕駛座上沖出來,打開后座車門,將戴花拽出來,甩到李雪身上,留下一句:“要殺要剮,到晚坪找我”,隨即開車走了。

夫妻倆爭吵的一幕發生在今年4月份。李雪回憶,當時戴花抱著她哭,“姐姐,他把我30萬的錢都敗光了。”

戴花口中提到的30萬,是她2016年以來積累下來的:2016年年初,賣掉近10平米的祖屋拿到2.88萬元。2017年8月,6分的地賣掉獲得18萬元;今年3月份,最后一塊地賣掉,拿到了10萬元現金。

這些錢曾是夫妻倆的希望。去年,戴花告訴李雪,如果把地賣了拿了錢生活就會好過;同年10月,何力也告訴好友譚慶,媳婦賣地之后,生活就會輕松起來。

算上夫妻倆的網絡借貸,這個家庭的現金流不少。后窗從網貸征信平臺查詢得知,戴花2016年7月28日起到2018年10月,共有26次借貸記錄(2次被拒貸),大多是0-2000元額度的借款,但無逾期記錄,暫無法區分哪些是戴花主動借貸。何力自2015年開始網貸,截止2018年10月,一共借貸35次,但只成功了6次,額度在1000-2000元。夫妻倆一共借貸61次,加上戴花的賣地、賣屋收入,這個家庭這幾年有過至少32.48萬元的現金。

那次爭吵中,李雪問戴花那30萬元錢去哪了,戴花說,“當時買車何力偷偷借了高利貸,利滾利,怎么都還不清”,請求她不要告訴任何人。李雪勸戴花報警。“不行不行,不能報警的”,戴花擺了擺手。一臉慌張。

戴花在遺書里說:“相信何力,是有不得已有苦衷才導致錢損失的。”

戴花的幾名親戚告訴后窗,2016年上半年何力購入了深棕色的吉利帝豪車,總價7萬左右,首付2萬。李雪說,首付2萬塊就是借的高利貸。譚慶從何力的二哥處得知,車的兩萬塊首付的確是借的,但從哪借的并不知道。何力的摯友謝榮華也不清楚這2萬塊是不是借了高利貸,但可以確定的是,剩余尾款走的是一般銀行貸款。據《新京報》報道,何力每月需還1500元車貸。

那時女兒的癲癇病還沒確診。戴花指望買車后,何力開車跑滴滴,“慢慢的就有收入了”。但夫妻倆更加頻繁借網貸了。戴花這兩年26次的借貸記錄中,有23次記錄出現買車前后,何力35次借貸記錄中,也有21次發生在這段時間。

何力曾告訴謝榮華,自己在家里管錢,“老婆很信任他,把30萬賣地錢都交給他”。戴花出事后,何力告訴謝榮華“30萬都拿來還債了,還不夠”。新化警方披露,何力每個月要付出網貸2000元的利息,“還在逐月上漲”。

(通過征信平臺查詢得知的戴花借貸記錄。)

何力婚前的一些債務也被帶入了婚姻。譚慶說,2009年前后何力曾與二哥養過兩三年的魚,虧了,“賠了不少錢”。2013年結婚時,戴花帶了10萬元嫁妝過門,包括打工的積蓄和戴花奶奶留下的錢。但婚后一年,戴花就跟好友借錢了,理由是“何力婚前搞魚塘欠了債”。

爭吵過后,當天下午戴花與何力到民政局離婚,后來又和好了——這是二人在今年1月登記復婚后,又一次站在婚姻破裂的邊緣。

李雪回憶,盡管婚姻仍在繼續,但戴花變得比以前悲觀,“對生活好像沒有什么希望了”。她曾不止一次向李雪透露自殺的念頭。6月份,房東曾見到戴花站在樓梯拐角處哭泣,并揚言要跳樓。李雪到戴花家還2000塊欠款,戴花擺手,“不用給我了,2000塊也于事無補”。此前,她領著戴花去學校接孩子,戴花一時興起要求李雪給她拍張照,理由是“我的寶寶是不可能在這種學校上學了”。照片上,戴花嘴角向上揚起,眉眼彎彎。

戴花曾想用改嫁的方式幫何力還錢。李雪母親做過媒人,戴花曾問她,一個女的帶著兩個孩子能不能找到一戶好點的人家,拿到幾萬塊的彩禮?

30元現金

何力跑了將近一年的滴滴后,小女兒被確診患有癲癇,需要手術和治療,夫妻倆增了一筆開銷。新化警方透露,何力一家不吃不喝基本開銷達6000元,其中給女兒看病2000元。加上房租和網貸利息,估計每個月開銷高達1.2萬元。而謝榮華說,如果正常跑車,何力每個月的收入也只不過在4000元左右。

何力的親戚不能給予太多支持。何家大哥在開挖掘機,二哥以養魚為生,何父十多年前的一起撞船事故中受傷,動過大手術,長年需要吃藥和打針。疾病、以及四個孩子的成家費用基本掏空了何家。但何家也并不是沒有為何力小女兒的治療出過錢。何家大哥給過幾千元,二哥在外幫他借過幾萬元。三叔借給過何力四五萬元。晚坪村的一名文書回憶,何力小女兒生病后,何父曾找他詢問申請貧困戶的事兒。

何力聽了謝榮華的建議,在輕松籌上籌款,共籌得37435元,獲得810次幫助。但小女兒的病情并不樂觀。湖南省兒童醫院神經內科主任楊理明介紹,算上住院費、復查費用、陪護費用等等,估計花費了10萬元。

據謝榮華所知,去年一整年何力基本沒有什么收入。

晚坪村文書說何力一家人“不訴苦”。今年5月,初中同學譚小云向何力問起女兒情況,何力說“挺好的”。譚小云認為這是因為幫過他一次,他不好意思再訴苦。謝榮華很少聽何力提起自己的情況,盡管小女兒病情加重,需要錢,他也從來不向謝榮華開口。

他對朋友還很“熱心”。譚慶帶小孩去長沙看病,何力幫忙掛號、檢查,在醫院奔波,還誤了兩天工。何力其他好友說,何力跑車送熟人,經常不收錢。

去年10月份,何力告訴譚慶自己“苦不堪言”,“在網上貸款,欠了很多錢”。今年2月,一位朋友要去附近鎮上打架,要何力送他去。事后,何力說“快被嚇死了”,“跑租賺不到什么錢,希望搞條好門路賺大錢”。

8月23日,女兒再次發病住院治療6天,出院時,何力發朋友圈:“今日佛光普照,愿吾兒永不踏此門”,配圖是醫院的大門。

(夫妻倆的出租屋內掛著一張刺繡圖,上面寫著 “富貴有余”。)

據《瀟湘晨報》,9月7日,何力聯系上保險經紀人,稱自己跑車擔心出意外,想購買人身意外險,并通過線上方式完成辦理手續,9月12日前后,何力到長沙拿到了保單。7天后,策劃了一場假死騙保事件。

車輛落水后,何力杳無音訊。何力二哥想起,婚前何力也“失蹤”過。他告訴譚慶,弟弟曾在長沙三次陷入傳銷,但一旦需要用錢,都會打來電話,“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完全聯系不上”。

何力失蹤后,前來探望的親友告訴戴花,家里的大伯和小姑都有小孩,她要當頂梁柱。戴花出事前三天,晚坪村兩名干部來到何家,決定給戴花家辦理貧困戶手續。文書回憶,戴花一見面就表示要把兩小孩撫養長大。

戴花惦記著何力的生死。譚小云曾收到初中群里的微信語音:“我是一個孤兒,2歲母親過世,10歲父親過世”。是戴花的聲音。她用了何力的微信,在丈夫初中群里懇求同學幫忙轉發尋人消息。

謝榮華反復被戴花詢問何力的蹤跡。收到來自貴州凱里的保單快遞后,戴花懷疑何力“是不是可能已經做傻事”。據新京報報道,自從打撈何力墜江車輛后,警方就曾懷疑其假死騙保,但因戴花收到過保單,不知是否參與騙保,因此沒有告知何力疑似騙保一事。

尋找丈夫蹤跡期間,戴花以低于市場價1.5萬元的價格把房子賣給了堂嫂,還掉了部分債務。又用最后僅剩的1萬元支付了打撈車輛的費用。10月10日,戴花抱著孩子沉入塘中,被打撈上來后,身上僅剩30元現金。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