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釋新聞|面對沙特,特朗普為何異常“謹慎和冷靜”?

原標題:釋新聞|面對沙特,特朗普為何異常“謹慎和冷靜”?

10月17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中)與到訪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三)舉行會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7日在安卡拉與到訪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舉行會談,就日前發生在伊斯坦布爾的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失蹤案交換看法。新華社 圖

當沙特籍記者賈邁勒·卡舒吉被曝在沙特駐土耳其的領事館內被殘忍殺害并肢解之后,全球在震驚之余,也紛紛呼吁對此事情進行全面調查。然而,面對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在輿論前一向敢于大放厥詞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異乎尋常地竭力保持“謹慎和冷靜”。

據《華盛頓郵報》10月18日報道,特朗普身邊的官員和顧問表示,無論是在和沙特王室通電話的過程中,還是在橢圓辦公室內辦公期間,特朗普總是在尋找保護美沙關系的理由。

起初,特朗普強調稱,盡管卡舒吉一直住在美國弗吉尼亞州并為《華盛頓郵報》寫作,但這位記者是沙特公民——這暗示著即便卡舒吉失蹤了,也不一定是美國的問題。

在15日和沙特國王薩勒曼通電話后,特朗普又稱,他相信有其他人在沙特王室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這件事——盡管越來越多外媒掌握的證據顯示,如果沒有33歲的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的直接參與,這起離奇的案件很難發生。

美國當地時間18日,特朗普再次強調,自己沒有包庇沙特政府,他已要求土耳其方面提供可以證明卡舒吉遇害的關鍵錄音和視頻。特朗普說相信會在本周結束前得知真相,“如果錄音存在的話”。

事實上,與特朗普的淡定與冷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不僅美國主流媒體紛紛密切追蹤此案,而且美國政界也在對特朗普施加更多的壓力。17日,美國兩黨多位參議員紛紛對沙特提出批評,如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就強硬表態,認為美國應該就此事“對沙特阿拉伯實施制裁”,并承諾再也不會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合作。

再一次,特朗普與美國輿論場站在了相反面。

謹慎的特朗普與蓬佩奧

與卡舒吉被殺事件引爆全球媒體的密集報道不同,特朗普在多次針對此事的發言中,一反常態地非常謹慎,甚至傾向于為沙特開脫。

“現在我們再次遭遇了同樣的狀況,即無罪之人直到被證明無罪之前一直是有罪的——我不喜歡這樣。”在16日接受美聯社的采訪時,特朗普將卡舒吉失蹤一案和之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被控性侵的事件進行了類比。

但不同的是,面對不斷曝出的證據,特朗普試圖通過不斷強調美國和沙特之間的關系,來為自己的態度辯護。他強調沙特對美國軍工業的巨額投資,并擔心如果放棄兩國關系會讓中俄的軍工業“獲益”;他還表示擔心石油資源豐富的沙漠王國會切斷對美國的石油供應,甚至警告不要在中東失去一個對反對伊朗具有巨大影響力的關鍵伙伴;特朗普還辯稱,即使美國試圖孤立沙特,這個“太富裕”的王國也不會真正被孤立。

與之類似,在整個過程中,特朗普所信任的副手國務卿蓬佩奧也不斷表達出謹慎的姿態。蓬佩奧強調在訪問利雅得時親耳聽到對方否認殺害卡舒吉的聲音,但他卻忽略了訪問土耳其時埃爾多安就此事的表態——土耳其表示他們已掌握了卡舒吉在領館內被虐待、殺害并肢解的證據。

最直接的,直到17日返回華盛頓,蓬佩奧一直拒絕向記者們說明特朗普會以怎樣的態度處理此事。而且,蓬佩奧17日還對外強調,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對他確認,在調查中得到了沙特的配合。

與此同時,卡舒吉的悲慘遭遇在特朗普與蓬佩奧看重的“雙邊關系”中逐漸變得不那么重要。特朗普和蓬佩奧從各種外交政策層面上,強調了美國和沙特保持良好關系的重要性。

“沙特阿拉伯一直是我們在中東一個非常重要的盟友。”特朗普17日指出,美國和沙特之間的軍火交易價值達到了1100億美元——盡管這一龐大的數額實際上只有145億美元兌現了。

在結束訪問沙特和土耳其后,蓬佩奧在布魯塞爾也對外表示,在沙特政府對卡舒吉失蹤事件進行調查并得出結論之前,美國必須小心處理美沙之間的關系。

“我認為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應該意識到我們和沙特之間存在著很多重要的關系,包括美國和沙特之間的經濟關系,政治關系,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共同努力的事情,包括對抗伊朗在內。”蓬佩奧還表示,這些都是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政策,也是在處理任何事務時都必須加以考慮的因素。

特朗普和蓬佩奧的態度在美國政界及媒體中,引發了強烈的爭議。共和黨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在16日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表示,不能因為與一個國家存在合作就無條件與之肩并肩,對卡舒吉的關注值得美國去打破美沙關系的現狀。

總統家族與沙特王室的經濟淵源

美媒指出,在特朗普包庇沙特政府的背后,是特朗普與沙特政府之間存在著的密切的經濟聯系。這也是為何在面對相似的問題時,特朗普只對沙特采取更加柔和的處理方式的原因。

“根據公開報道,特朗普家族幾十年來一直與沙特政府及王室成員保持著商務聯系。”一群民主黨參議員在17日指出了特朗普難以辯駁的事實。

雖然特朗普在推特上堅稱他在沙特阿拉伯沒有經濟利益,但他在過去大放厥詞的事情使得他自己沒法圓滿這個謊。事實上,大量的證據,包括從沙特房地產投資者獲得的資金,以及自2016年總統大選以來沙特向特朗普酒店投入的大量資金,都讓特朗普的辯解顯得蒼白。

CNN報道稱,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期間,一家沙特阿拉伯游說公司向特朗普在華盛頓的國際酒店支付了超過27萬美元;最近幾個月,特朗普在紐約和芝加哥的酒店也正受益于來自沙特阿拉伯源源不斷的游客。

《華盛頓郵報》則報道稱,更早之前,特朗普曾在多個場合強調自己和沙特政府的友好關系。在他的國際酒店中,他曾公開贊揚利雅得是一個漂亮的城市,并稱在他訪問之前,沙特曾經花費5000萬美金清掃整個城市。一位當時在場的匿名者回憶稱,特朗普還埋怨美國對沙特的幫助太少。

此外,今年8月,特朗普在他的高爾夫球俱樂部內對參加晚餐的賓客表示,他曾對他的海灣朋友們表示,美國正在保護他們,所以美國不需要為石油支付那么高的價格。

《華盛頓郵報》還稱,除了特朗普自己的商業帝國使其格外小心外,特朗普身邊的官員也發揮了一定作用。一位特朗普政府內部的官員向《華盛頓郵報》透露,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甚至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都在不同程度上影響了特朗普對沙特的政策。這名官員表示,與王儲關系密切的庫什納已經向特朗普強調了沙特對于中東和平的重要性,暗示特朗普采取謹慎的行動。

據CNN18日報道,當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想要向庫什納提問有關卡舒吉的事情時,隨即遭到阻攔。

中期選舉或給特朗普尋求平衡的契機

據CNN17日報道,近年崛起的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對特朗普處理卡舒吉失蹤事件的方法表示擔憂,他認為需要對卡舒吉一案進行國際調查。

本·薩斯強調,卡舒吉的失蹤不是一件可以被忽略掉的事,還建議特朗普能聽取情報部門提供的信息,而非僅僅來自沙特官員的說法。

據《紐約時報》17日報道,美國情報部門掌握的信息已使他們越發確信,卡舒吉的失蹤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相關。CNN的報道也指出,圍繞卡舒吉一案的調查,已越發深入到王儲的身邊。而身陷其中的美、沙、土三國,都在掩飾某些真相。

此外,還有美國國會議員要求特朗普在一個月內向國會報告他與沙特王室存在的財務關系,尤其是那些可能產生利益沖突的關系——這些都是特朗普在未來處理此事時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對此,特朗普在當地時間17日對媒體表示,蓬佩奧從中東返回后,將適時拿出一份關于此事的“全面報告”,相信真相也會水落石出。

《華盛頓郵報》18日指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國情報官員表示,他們沒有理由懷疑土耳其掌握了相關錄像和錄音,但由于缺乏分析師對此事的評估,美國政府很難對誰謀殺了卡舒吉一事提供獨立判斷。

與此同時,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主席鮑勃·考克18日透露,政府已經開始“壓制”有關卡舒吉案件的情報的分享。他說,原定于16日舉行的情報通報會被取消了,并且他被告知暫時不能參與情報的分享。

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參議院議員表示,參議院在這件事情上可以決定是否將要對沙特采取行動,正如去年參議院在特朗普不同意的情況下,以98比2的票數通過了制裁俄羅斯的決定。

18日,有美國軍方背景的《防務新聞》刊登報道,對國會可能取消去沙特的軍售表示擔憂。文章認為,雖然美國的輿論場與國會圍繞卡舒吉一案呈鼎沸之勢,但是在中期選舉前,國會恐難有實質性動作。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媒體分析稱,特朗普很可能在維持美國和沙特之間的關系,以及為應對輿論壓力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

“特朗普深知不能允許隨意肢解一個人的事情在這個地球上任意發生,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全盤滿足一些議員們在這個事件上的期待,因為那并不符合特朗普政府對國家利益的定義。”在歐盟議會研究外交關系的研究員Jeremy Shapiro分析稱。

美媒認為,卡舒吉失蹤一案凸顯了特朗普對于美國力量與利益截然不同的認識——他傾向于用采取交易的方式來維護雙邊關系。在他眼中,國家利益和地緣政治更加重要,而人權和民主則不再那么重要。

作者:澎湃新聞 李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